InterAffairs

周五02212020

Last update09:48:30 AM

RUS ENG FR DE PL ESP PT ZH AR

Font Size

SCREEN

Profile

Layout

Menu Style

Cpanel
星期五, 08 12月 2017 12:59

唐纳德·特朗普的耶路撒冷扑克

Written by  彼得·伊斯肯德罗夫,俄罗斯科学院斯拉夫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历史学副博士
Rate this item
(0 votes)

 

126日公布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表明了现代政治上两个关键国际法律概念:法律和事实之间危险的矛盾不断激化。

在遵守国内政治和法律程序方面,美国总统只是把国会早在1995年就通过的,规定把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的法律付诸实施。该文件中有推迟六个月执行的规定,供美国总统每次做出相应决定。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所有前任(今年早些时候他也如此)都利用了这个可能性,每年两次做出相应决定。这里,目前的决定不会导致对美国法律连续性的质疑。唐纳德·特朗普在演讲中强调:“至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没有向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持久和平与和平协议迈进一步。以为重复相同的公式能产生不同的甚至是更好的结果是愚蠢的。所以我决定,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时候到来了”。(Nytimes.com

但是,从现实政治的角度看来,选择实施1995年颁布的法律的时间是极其暧昧的,这再次证明唐纳德·特朗普对国际事务的“商务特点”。尽管很容易看到该地区及其周边地区局势的复杂性,但美国总统认为关于耶路撒冷成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是合情合理,符合现实的。他还说打算通过这种“休克疗法”在巴勒斯坦 - 以色列调解框架内重启谈判进程。唐纳德·特朗普强调:“和承认现实相比,这里不多也不少。”他又说:“这正是需要做的事情,是已经需要做的事情”。

他说以色列有权自行确定其首都,强调美国此决定并非意味着美国退出对和平解决巴以问题的承诺,而且恰恰相反,这象征着一种新的办法。与此同时,唐纳德·特朗普指示美国国务院制订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转移到耶路撒冷的计划,但没有规定实施的具体期限。“纽约时报”报引用白宫一位高级宫员的话指出,将特拉维夫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需要准备,实施特朗普的决定的时间需要“数年”。 (rbc.ru)

以色列和传统支持这个犹太国家的美国刊物和专家们自然欢迎美国总统这一决定。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声明,美国总统的“历史性”决定反映了他“忠实于长久和永恒的真理原则”。他说,任何与巴勒斯坦和平解决的办法都应包括关于耶路撒冷作为以色列首都的地位的条款。

彭博观点(The Bloomberg View商业版分析师伊莱湖也强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不应该是和谈的结束,而是开始”。

同样可以预料的是巴方的否定反应。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表示,巴勒斯坦方面谴责和不承认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决定。他说,美国总统这样的决定,等于放弃其在和谈中的调解人作用。他最后说,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永恒的首都”。

阿巴斯顾问侯赛因·扎罗普还在唐纳德·特朗普发表声明前夕就警告说,这样的步骤将有灾难性后果。他说,承认这个城市是以色列首都将是对巴以和平进程的“致命打击”。

巴勒斯坦驻俄罗斯特命全权大使诺法尔(Nophal Abdelhafiz在接受俄罗斯新闻通讯社采访时声明,巴勒斯坦人“断然拒绝美国总统的决定”。这将使美国在和平谈判中不受欢迎。他接着说,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是违反国际法的。他强调:“所有这一切都将为该地区紧张局势升级创造基础。我们重申,在联合国决议的基础上,东耶路撒冷曾经并仍然是巴勒斯坦国的首都”。(rbc.ru)

美国对新灾难的前奏”-铝天天日报巴勒斯坦版警告并得出结论:“特朗普再次谈到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到耶路撒冷的转移,引起巴勒斯坦人的愤怒。为什么美国政府反对所有承认该市东部被以色列占领的各方呢?粗暴利用耶路撒冷玩弄政治花招是美国的再次失败,它将进入特朗普的失败的“罐子”。(inosmi.ru)

俄罗斯从一开始就呼吁参与巴以和解进程的各方自我克制。克里姆林宫新闻社报道,按巴勒斯坦方面建议,125日弗拉基米尔·普京在和巴勒斯坦国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举行电话会谈时,重申了俄方支持立即恢复一切有争议问题,包括耶路撒冷的地位的巴以谈判的原则立场,以制订符合双方利益的长期公平解决方案。(Kremlin.ru

与此同时,莫斯科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就耶路撒冷的决定表示严重关切。“我们认为,必须在包括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有关决议的众所周知的国际法律基础上,通过直接的巴以谈判公正而可靠地调解决长期以来的巴以冲突,解决巴勒斯坦领土最终地位问问题,包括有关耶路撒冷的敏感问题。“令人不安的是,己宣布的美国对耶路撒冷的新立场有可能使巴以关系和整个地区的局势进一步复杂化。我们就此敦促有关各方表现克制,放弃充满危险和无法控制的后果的行动。”-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司评论说。(Mid.ru

值得回顾的是,在1947 - 1949年的阿拉伯 - 以色列战争期间,以色列控制了西耶路撒冷,1967年它与埃及、约旦、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尔及利亚的六天战争中,又占领了东耶路撒冷。1980年,以色列议会通过了单独的所谓“基本法”,确定耶路撒冷作为该国“统一和不可分割的”首都的地位。对此,联合国安理会于19808月通过第478号决议,谴责该法违反国际法。该文件强调,“占领国以色列采取的改变或旨在改变耶路撒冷圣城的性质和地位的一切立法和行政措施,特别是不久前通过的关于耶路撒冷的“基本法”是无效的,应立即取消”。

决议中呼吁联合国成员国从耶路撒冷撤出外交使团,当时美国在投票时弃权。(Documents-dds-ny.un.org)

与此同时,几乎没有必要赞同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中东问题专家希布利·泰尔米伊(Shibli Telhami)的意见,他称唐纳德·特朗普对耶路撒冷的决定“不符合逻辑”,并与美国政府在该地区的优先事项-打击伊斯兰主义者和排斥伊朗的影响相矛盾(Rbc.ru

我们甚至可以忽略承认以色列的首都耶路撒冷是唐纳德·特朗普的选前承诺。也不谈美国本土的亲以色列派对他的压力,但从多方面考虑近东和中东局势发展前景看来,也应该发现美国正是在朝着“重新格式化”该地区的局势的目标行动,例如,它为了保障美国军事政治利益而改变一系列地区集团的性质。唐纳德·特朗普决定在这个计划中的最重要的后果如下:

第一是恶化至今还相当平静的土耳其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安卡拉已经抗议唐纳德·特朗普的行动。总统埃尔多安在土耳其议会发表谈话时称美国对耶路撒冷的决定是“红线”,并威胁要断绝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 (rbc.ru)

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电话交谈时,埃尔多安也就美国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并把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那里表示“严重关切”。双方确信“这样的步骤可能破灭中东和平进程的前景”。在土耳其的倡议下,伊斯兰合作组织(OIC)的特别首脑会议于今年1213日在伊斯坦布尔举行。 (kremlin.ru)

以色列袭击了伊朗和真主党在叙利亚的军事基地。伊朗等待适当的条件后,会给出一个不对称的报复。也门战争有了新的规模。埃及仍然受到恐怖的袭击,叙利亚问题远未解决。而特朗普准备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这远非中东冲突的全部清单。-在美国总统发表的声明前夕,土耳其报纸“米利耶”总结了该地区的冲突节点。(Milliyet.com.tr

第二,卡塔尔与沙特阿拉伯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深,波斯湾地区君主制的阵营总体也是如此。根据现有资料,促使唐纳德·特朗普在中东进程中“升息”的动机之一是希望加强与以色列的协作来反对伊朗,还将与利雅得增加军事政治的“反伊朗”互动。但是,美国、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组建一定的战术三方联盟的前景自然会引起正处于和沙特王朝的政治贸易战争状态的卡塔尔的更强烈的反对。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哈马德·阿勒萨尼已称美国大使馆转移到耶路撒冷为“危险升级”和“对该地区和平的死刑判决”。

 这个决定会丑化美国在该地区本己经不美的形象。以色列也许会对这个决定感到高兴。但这将意味着加强伊朗、真主党、IGIL、激进分子的“思想武装”。-Milliyet强调指出了这点,他接着说:“另一方面,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将意味着出现一个新问题,和这个国家合作的沙特和埃及等国难于解决的问题。

第三是以色列和黎巴嫩关系的新一轮恶化。黎巴嫩总统米歇尔称,唐纳德·特朗普的决定是对该地区和平进程和稳定的威胁。他指出以巴谈判“倒退数十年”。

四是巴以问题重新回到欧盟的议事日程,导致以后这个组织的行列中出现新的矛盾。暂时是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比较强烈谴责美国的决定。他声明不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的决定,认为耶路撒冷的地位应由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通过谈判来决定。联合国秘书长葡萄牙人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也采取了类似的立场。他说,“这两个国家的创建是别无选择的,计划“B”不存在。”但是,在欧盟的行列中,可能会有对特朗普行动的暗中的支持者-首先是传统的美国盟友-中欧和东欧国家。

第五,应该考虑美国对叙利亚解决进程的长期不明确的影响,首先是对阿斯塔纳三联的形式。这里,土耳其和伊朗的立场可能会接近,从而对俄罗斯造成一定的复杂性。这种情况下莫斯科将面临安卡拉和德黑兰在军事政治领域的共同要求,例如,在加强它们于叙利亚军事政治存在的问题上。

对于俄罗斯,在现有条件下保留机动场地是非常重要的。目前,这一领域的界限一方面是由正式承认特拉维夫市为以色列首都所确定的,另一方面是今年四月外长的声明:在建立未来的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背景下俄罗斯把西耶路撒冷看作是以色列首都。

此外,很明显,耶路撒冷问题,更广泛的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调解问题,连同叙利亚、朝鲜和乌克兰问题,将很快地成为俄美关系中的主要议题之一。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就他与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在2017127日于维也纳举行的欧安组织成员国外长会议的“场外”谈判的结果说,他提醒自己的交谈者注意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阿拉伯联盟、伊斯兰会议组织言论,他们担心这可能会破坏甚至“结束”关于使以色列国和巴勒斯坦国全权地,相互安全地生活在一起的两个国家解决方案的谈判。“(Mid.ru

 

但是,外交谈话和讨论可能退到第二位,如果由于美国总统的决定,中东卷入地区玩家(首先是以色列和伊朗)参与的新一轮的紧张局势升级,-这将迫使俄罗斯在这方面重新考虑自己的优先事项。

 

Read 961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