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Affairs

周一08102020

Last update09:48:30 AM

RUS ENG FR DE PL ESP PT ZH AR

Font Size

SCREEN

Profile

Layout

Menu Style

Cpanel
星期四, 23 11月 2017 13:39

叙利亚:高潮即将来临

Written by  弗拉基米尔· 萨仁,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历史学副博士
Rate this item
(0 votes)

 

20171122日,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领导人宣布击败了叙利亚的伊斯兰国IGIL,在俄罗斯被禁止)。应该强调的是,这是对叙利亚领土上此军事恐怖主义结构的胜利,而不是对恐怖主义的全面胜利,对它的斗争将在叙利亚和近东,在世界上继续下去。

GIL(在俄罗斯禁止)的胜利是以高昂的代价取得的。在叙利亚的六年半战争中,这个国家几乎被摧毁了。近五十万人死亡,十多万人失踪,近一千三百万人逃离家园,其中五百多万人迁移到其他国家。估计物质损失达850亿美元。据专家预测,需要2千亿至3千亿美元来恢复叙利亚的基础设施。巨额数目!谁会带巨额资金来为叙利亚的恢复投资呢?在很大程度上这将决定长期遭受苦难的国家的未来。但现在说这为时尚早。

现在叙利亚进入了为国家的未来而奋斗的一个新阶段 - 没有IGIL 政治阶段。但是这个斗争的残酷性和紧张性并不会下降。所有的参与者,叙利亚领域的所有玩家对叙利亚的未来有不同的兴趣。因此,需要做很多工作协来协调各方利益,把它们统一起来。

但是,毫无疑问,复兴的成功,叙利亚的恢复完全与日内瓦格式的最终的政治解决相衔接。但日内瓦是叙利亚和平进程的最后阶段(当然,在日内瓦的初步的会议也将经常举行)。叙利亚危机中的所有行动者都赞同日内瓦进程。

俄罗斯在叙利亚局势发展这个新时期刚开始时就占据了主动。近日在莫斯科的积极参与下,俄罗斯 - 伊朗 - 土耳其在三国范围内和它之外举行了多次会谈。这是在阿斯塔纳进程的积极工作基础上完成的。众所周知,己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例如,创造了降级区域。这很重要。因为这些地区建立之后就是停火,人们不再死亡。这已经是积极的成果。尽管在阿斯塔纳还有分歧,毕竟创建了进一步跳跃的跳板。

索契制造的三驾马车现在走得更远了。

三国外长,三国高级军事领导人会见并制订了普京、鲁哈尼和埃尔多安总统的议程。在此之前,普京总统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包括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本 ·阿卜杜勒· 阿齐兹· 沙特在内的中东国家领导人进行了电话会谈。

弗拉基米尔·普京会见了巴沙尔· 阿萨德,大概是向他提出了三驾马车的要求。他们的这些要求是可以理解的 -召集和支持有库尔德代表参加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制定新的国家宪法、举行大选和建立新叙利亚的基础。看来,巴沙尔· 阿萨德很难不同意这些想法

1122日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在索契通过了联合声明,确定了三国在叙利亚的合作重点。俄罗斯总统普京就他和伊朗总统哈桑· 鲁哈尼以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关于叙利亚问题的谈判的结果发表了此声明。

文件概述了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在叙利亚事务中发挥主导作用的重点领域,为未来设定了具体任务”,-俄罗斯国家首脑声明。实际上,三国领导人的声明是叙利亚国家逐步恢复的路线图。

叙利亚复兴的过程将采取什么路线呢?莫斯科、德黑兰和安卡拉联合声明中概述的重建工作将如何进行?

遗憾的是,这三巨头的积极活动和倡议显然还不足以解决叙利亚问题。看来他们现在需要解决两个综合性问题。

第一,需要消除对叙利亚未来的分歧和选定建设未来的方案。

因为三方对这个未来各有自己的观点。

伊朗现在活跃得多,而且并非总是倾向于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显然,在和平进程的任何情况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叙利亚的可能性都将大大减少。

土耳其雄心勃勃:它想在该地区发挥重要作用,决心反对任何库尔德自治。

俄罗斯致力于指导土耳其和伊朗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活动,当然也不是不考虑自己的利益。对于俄罗斯,最主要的是得到未来叙利亚领导层对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特别是叙利亚地区的利益的理解。

与此同时,从三国的立场可以看出,巴沙尔· 阿萨德并不是联合三方的绝对人物。虽然今天阿萨德仍是重要而合法的人物。

不过,在叙利亚问题上虽有意见分歧,最近土耳其外长梅乌卢特·卡沃索格鲁的声明毕竟令人鼓舞,它说叙利亚局势的三巨头之间的分歧不会妨碍它们争取该国停战的努力。

第二,莫斯科、德黑兰、安卡拉的任务是在叙利亚境内和境外与阿萨德政权的众多反对者建立共同的讨论平台。

很显然,即使在大多数问题上进行协调,这三个国家的观点仍然和许多国家和叙利亚冲突参与者的立场不同。首先当然是美国、以色列、库尔德人、沙特阿拉伯、卡塔尔、波斯湾其他国家,当然,还有叙利亚的反对巴沙尔· 阿萨德的反对派。

这是叙利亚将会有怎样的未来的问题。

当然,与俄罗斯对话的主要对手是美国。尽管特朗普政府对叙利亚和中东问题的立场相当模糊。

据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说法,美国在叙利亚北部有五个基地,还有八个在其他地区共有13个。美国向那里供应武器。

与此同时,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 马蒂斯指出,在日内瓦解决该国局势的进程取得成功之前,美国军人不会离开叙利亚。他说,这是因为需要消除“IG 2.0版”, 即新版伊斯兰恐怖分子出现的可能性。“华盛顿邮报”(1771123日)证实,美国希望帮助库尔德人和对巴沙尔 ·阿萨德持有反对情绪的阿拉伯人在该国北部建立不服从大马士革的地方自治政府。

这显然是美国自己制定的长期任务,因为离日内瓦还很遥远,至于反“伊斯兰国家”的斗争,这个“国家”在溃败之后毫无疑问会变为别的组织,也许会成为能持续很长时间“游击队”。

所有这一切都表明,美国在维持叙利亚领土上的势力的同时,正在研究冲突急剧结束后其在这个国家可以发挥的各种作用。

俄罗斯也没有计划从叙利亚全面撤军,这里指的是“Khmeimim”空军基地和“Tartus”海军基地。

莫斯科和华盛顿都理解这一现实。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最近在越南岘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国会议的“边缘”会议上就叙利亚局势达成了共同声明。两国领导人在最后一次电话交谈中确认了这个声明的内容。

两国总统一致认为,应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在日内瓦进程的框架内找到对冲突的最终政治解决办法。同时,他们对俄美两国为更有效地防止相互之间军事危险事件表示满意。在最近几个月里,IGIL在战场上的损失大大增加。

弗拉基米尔·普京和唐纳德·特朗普同意支持现有的军事通讯渠道,以确保美俄军队的安全,防止向IGIL斗争的伙伴部队之间的危险事件。

莫斯科和华盛顿显然会支持他们在叙利亚的利益,同时防止它们相互激烈的对抗。

不应该忘记土耳其的特殊地位,它一方面支持与之同族的土耳其人,另一方面它以各种形式反对库尔德自治。很明显,安卡拉也不会离开叙利亚领土。

伊朗已经成为叙利亚领域事态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其主要任务是加强从伊朗到以色列边界的什叶派弧线,同时确保伊朗 - 伊拉克 - 叙利亚 - 黎巴嫩陆路运输走廊的运作。为此,伊朗正在大马士革以南14公里处的埃尔-基斯瓦(El-Kiswa)郊区建立一个军事基地。此外,3月份,阿萨德总统授权伊朗海军在拉塔基亚执行任务。

但这对以色列来说是个严重问题,以色列不希望伊朗武装组织在叙利亚长期存在。以色列人的主要的不满是西南部缓降地带边界距离戈兰高地仅15公里引起的。以色列坚持要求距离叙以“停火线”40公里。作为比较:大马士革距离分界线60公里。 特拉维夫在与莫斯科、华盛顿进行紧张的政治和外交工作,也可能在这个问题上与利雅得协商。

几天前,以色列国防部长阿维格多· 利伯曼提出了建立反伊朗的以色列 - 阿拉伯联盟的建议。他声明,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中东都更有必要建立一个反对伊朗的温和国家联盟。这绝非幻想。阿拉伯国家联盟最近在开罗紧急会议上确认亲伊朗的什叶派运动真主党是一个恐怖组织。沙特阿拉伯在“打击伊朗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的框架内举行了开罗特别会议。

由此可见,该地区的阿拉伯国家事实上成为与伊朗对抗的以色列的盟友。

叙利亚局势的一个要点是沙特阿拉伯的软性政变,该国王储穆罕默德·萨勒曼几乎掌握了全部政权,尽管国王沙尔曼· · 阿卜杜勒· 阿齐兹· 沙特还活着。据媒体报道,最近国王将正式授予他的儿子权力,并宣布他为国王。这种内部政治事变难使德黑兰高兴。穆罕默德· 伊本·萨尔曼被认为是伊朗的激烈反对者,他随时准备用一切手段在也门和叙利亚与伊朗作斗争。

这是叙利亚境内和周边局势的大致轮廓。它显然不利于叙利亚问题的迅速和彻底的解决。相反地引起了悲观的怀疑。

但是,各种形式,多方面的大规模工作在进行中,这首先应归功于俄罗斯的努力-这是令人鼓舞和值得肯定的事实。

从这些矛盾的纠缠中可以看到,它不可能一夜之间开解,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将于12月初在索契举行。毕竟,并非所有参与叙利亚冲突的力量都将参加这个索契论坛。这些异议者当然会以各种方式坚持自己的意见和立场,而且不排除在叙利亚动用武力。

因此,尽管俄罗斯、美国、土耳其、伊朗、沙特阿拉伯和所有参与这场危机的国家都正确地宣布,把叙利亚的未来视为统一的主权国家,暂时还没有叙利亚的统一。

 

遗憾的是,叙利亚命运艰难,有人怀疑2011年之前存在的叙利亚能保留下来。但愿能够出现一个虽然己不一样但统一的叙利亚。

 

Read 1102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