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Affairs

周二03092021

Last update09:48:30 AM

RUS ENG FR DE PL ESP PT ZH AR

Font Size

SCREEN

Profile

Layout

Menu Style

Cpanel
星期四, 16 11月 2017 16:14

叙利亚:战争结束了, 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Written by 
Rate this item
(0 votes)

 

随着全面战胜伊斯兰国的日益临近,俄罗斯正在积极开展针对叙利亚方面的外交工作。在1019日召开的瓦尔代论坛上,俄罗斯总统提议召开叙利亚人民代表大会,并委托俄罗斯联邦外交部开展相应工作。在最近几天,发生了两件更重要的事:在越南岘港签署了俄美联合声明,以及弗拉基米尔·普京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在索契举行了会晤。

《越南公报》对路透社进行了评论,《美国国务院一位高级代表》说到:“这份声明是基于在这几个月里与俄罗斯激烈讨论和幕后谈判得到的成果。谈判非常紧张、复杂,但同时又非常专业,并最终取得了成功。”

让我们回顾一下这份文件的主要内容:

两国总统对预防在叙利亚参战的美军和俄军在叙发生冲突而付出的著有成效的努力感到满意,也因此伊斯兰国在最近几个月里遭受了重创。

叙利亚的冲突不能以军事手段解决,必须在日内瓦进程的框架内找到政治解决的办法。这涉及到宪法改革和自由选举。而且,投票权必须授予国家的所有公民。

最后,两国领导人“......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重申对叙利亚的主权,独立,统一,领土完整和世俗性质的承诺,并呼吁所有叙利亚各方积极参与日内瓦政治进程,支持旨在确保进程取得成功的所有努力”。

公报中没有什么意外的内容。但是,联邦委员会国防和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弗兰茨·克林舍维奇指出:“延长过去协议的有效期—这可能是目前的白宫主人在美国当前的国内政治形势下可以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据美国国务院的官方代表透露,按照达成的协议,俄罗斯将与叙利亚政府合作,从叙利亚撤出戈兰高地和约旦边界的亲伊朗部队,而美国—撤出外国武装分子。

对莫斯科和华盛顿在国际事务中的威望进行重新评估,当然,这很困难,但是没有地区参与者今天还不能解决重大问题。

这不是偶然的,所以,在不久前,俄罗斯总统与伊朗方面在德黑兰就叙利亚问题进行了磋商。可以大胆地推断,此次磋商的结果在岘港发表的声明中占有一席之地。

与双边关系一起,叙利亚问题成为1113日俄罗斯和土耳其总统索契会晤的主要议题。

安卡拉方面对局势有自己的认识,在很多方面与莫斯科、德黑兰、以及它的西方盟国的观点有所不同。另外,在1024日,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军队(已经驻扎在幼发拉底河右岸—А.И.)在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基本结束,“非洲的问题摆在我们的面前”。在与俄罗斯总统会晤的前三天,他宣布:“根据目前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局势,我批准:我们要捍卫我们的《国家誓言》”。我们不能容忍来自国外的袭击。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怎么做。因此,有了《幼发拉底河盾牌》,以及在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我宣布:与在非洲的军事行动一样。我们的家人居住在那里,不是别人的家人。既然如此我们必须保护自己家人的权利引自www.gazeteduvar. com.tr。在这里,做一下适当的解释:《国家宣言》—这是在1920年由议会通过的真实独立宣言,在奥斯曼帝国垮台后通过它划定了《奥斯曼伊斯兰》土耳其的边界。文件特别地将摩苏尔省(后来归属英国人)纳入新国家的组成部分中,但不是叙利亚北部的领土;在这里,《誓言》的边界与现在的边界重合。所以只能猜测一下土耳其领导人的想法了。

正如土耳其媒体在访问前夕写到的,埃尔多安索契之行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劝阻俄方不要邀请库尔德《民主联盟》的代表参加叙利亚人民代表大会,因为安卡拉方面认为该党是库尔德工人党的附属机构。不管他是否做到这一点,我们很快就能知道。

除此之外,在离开索契之前,埃尔多安对俄美联合公报进行了评论,在记者面前发表了讲话,他表示:“有人说,不采取武力解决危机。然后,他们撤出了自己的军队,并将通过政治手段解决危机。让我们一起来寻找一下那里的选举之路...美国在叙利亚北部有5个基地,在其他地区还有8个基地—一共有13个基地...俄罗斯在叙利亚有5个基地。如何应对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引自: www.ria.ru)。按照这种逻辑,在叙利亚的土耳其军队并不属于外国军事力量,他们的存在与俄军(随便说一下,俄军是受到叙利亚合法领导人要求而来的)和美军的存在有所不同,不会妨碍叙利亚举行自由选举。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但是,俄罗斯—这个唯一一个在叙利亚军事合法化的国家—这是毋庸置疑的。作为俄罗斯总统新闻发言人的德米特里·佩斯科夫表示,索契会晤引发了一个复杂的议题,但是他并未透露更多细节。

在一般情况下,埃尔多安指出了为通过政治手段解决叙利亚危机而存在的基础条件:“我们达成了共识,现在出现了这些条件,在条件成熟过程中我们可以专注于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在这方面,他与弗拉基米尔·普京保持一致,普京提出:“在打击恐怖分子的斗争中取得成绩的背景下,我们与总统先生应团结一致,应加大力度确保叙利亚的长期正常化,特别是在推动政治调节进程和帮助叙利亚人民在冲突后重建家园方面”(引自:www.ria.ru)。

莫斯科方面从冲突最开始就一贯主张叙利亚的领土完整。美国国务院的代表在越南公报新闻发布会上强调:两国领导人确认,战争逐步降级的地区和其他停火的措施,都不应成为破坏国家统一的理由。因此,安卡拉不管多么野心勃勃,都不可能决定与莫斯科和华盛顿进行对抗,而在岘港充分发挥出了谈判能力。即使是俄罗斯总统也证实了,目前的俄美关系仍处于危机之中。不久之后,特朗普在Twitter上回应了他,同样向他的同事抱怨:“当所有的仇敌与傻瓜都意识到,与俄罗斯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这很好,非常不错。他们总是玩弄政治 - 这对我们的国家是不利的。”

 

但,这已经是另一个话题了。

 

Read 1001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