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Affairs

周三11222017

Last update09:48:30 AM

RUS ENG FR DE PL ESP PT ZH AR

Font Size

SCREEN

Profile

Layout

Menu Style

Cpanel
星期五, 14 2月 2014 13:06

降低国内天然气价格并使天然气饱和全部工业。

Written by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国际生活”:尤里康士旦丁诺维奇,今天俄罗斯工业面临何种挑战?

尤里沙夫拉尼克:首先,许多人都应意识到,这是世界经济危机。毫无疑问,它涉及到世界能源。但我想从另外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危机并不是哪里出现了竞争者,而在于你的数据有多好,你行动有多正确。

我们处于快速变化的世界。世界谈到页岩气,在东非发现或者将发现新天然气产地,在海湾、伊朗、土库曼开采天然气。所有这些都是竞争。现代的挑战。

好,出现了页岩气。我们今天才知道么?不。作为专家,我早就知道它。今天要想高效工作,就要超前行动,预期事件,对它们作好准备。

最近十年俄罗斯的能源部门、石油、天然气,按苏联尺度己得到全面恢复。我们达到了曾有过的天然气、石油、石油产的最高指标。我们的出口超过了苏联时期一倍。我们建设了石油结构并在继续建设,这里指的是波罗的海管道系统、“北流”、“南流”和在东方的功率。

是的,我们恢复了潜力。但问题正在于我们恢复了。今天我们需要从天然气潜力的恢复转向发展。这就是挑战!

所有其它一切,或者是外行的议论,或者是外行的书写。

 

“国际生活”:有人说,我们国家动力资源是对欧洲国家施压的杠杆,您对此有何看法?

尤里沙夫拉尼克:我确信这样提问题不对也不妥当。欧洲是俄罗斯天然气的消费者。我们在不同方面发展,建设管道。由于和转运国家出现的问题,我们不得不实现极其繁重的计划-“北流”和“南流”。它们在经济上和物理上都很困难,但主要的是财政困难。

我惋惜这些钱。因为最好能和转运国家谈妥。十五年来我们一直想和乌克兰找到共同语言,但没能成功。我们的伙伴习惯于便宜的天然气,很难容忍局势的改变。作为部长我曾签订了关于向世界天然气和石油价格过渡的政府间协议。石油协议立即得到了履行。但天然气方面我们一再退让。。。退到了激化。

我想重复一遍,当然,我惋惜价格的冻结,但我国为了成为欧洲有竞争能力的玩手,在作出一切努力。这样做是对的。

至于不同的声明,它们或者是挑衅,或者是外行,或者是竞争者的伎俩。

 

“国际生活”:您对乌克兰和欧洲国家之间可能的天然气反向供应协议有何看法?

尤里沙夫拉尼克:这是复杂的政治问题。能源是能源,政治是政治。我不想谈政治问题。但我想说的是:假设我们处于乌拉兰领导的位置,生活困难,价格上涨,一切都要计算,但算不过来。怎么办?寻找出路。

为此责怪乌克兰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如果是我们,大概会寻找了方案-页岩气、黑海陆架、煤、在克里米亚接收液态天然气的终点站。我们,俄罗斯,随时都应该牢记,我们是在和最亲近的重要伙伴,和亲近的,与我们有许多世纪的历史、政治、经济联系的兄弟人民打交道。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的天然气经过欧洲回流-对不起,这是无稽之谈。我们必须紧急地在供应欧洲任何国家的天然气合同中写明:如果转卖所供应的天然气将增加收费。付了钱后想运往哪里都请便。

因此,这里需要俄罗斯生产者、出口者,这里指的是天然气工业公司,要做细致,认真的工作。与此同时,需要政治对话,会晤,解释我们的立场。

 

“国际生活”:尤里康士旦丁诺维奇,世界上两个最强大的经济大国:中国和美国-也是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俄罗斯应怎样和它们建立关系?

尤里沙夫拉尼克:中国是我们地理和历史伙伴。我们在东方石油结构方面己做了很多工作。现在需要的正是钻井和开发产地。这里我们有些落后。

我们的天然气结构在这方面也落后。是的,可以提到萨哈林。我们己开始在那里工作。应该发展三个方向的计划:供应中国天然气,在本土液化它并沿海路外运,国内加工。此外别无选择。

土库曼向中国供应天然气,中国己建了管道并进行开采。这是事实。据我所知,这不引起我方的担心。让土库曼向中国供应,比在欧洲市场上和我们竞争好。

中国有很准确的能源战略:它在建设乌孜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里海走廊。

美国每年钻井8千万米到一亿米。苏联最高成就是3千万米,现在我们钻了2千万米。

他们钻的比我们多三、四倍。这才是挑战,而不是美国开采页岩气。我们必须增加钻井,以保持今天的开采水平。而且要使用国产的设备,至少是和西方合制的设备,使用我国的新工艺。

美国取得了重大突破并打击了市场:美国达到自给,而且几乎把国内天然气价格降低了一半,从而大大支持了自己的工业。美国影响了市场、价格、流向。一切立即改变了。这是事实。

不排除美国在二、三年后向其它国家供气的可能性。但暂时它还没有这样做。

美国是伟大国家,它有很大的能源公司,在全世界工作,包括在中国。

 

“国际生活”:最后,您对石油价格会很快地下降到每桶80美元的预测有何看法?

尤里沙夫拉尼克:对价格的评价要谨慎。请看,近东多么紧张。如果明天伊朗,然后沙特阿拉伯局势激化?这会导致什么,难说,价格可能飞涨和下跌。

如果没有不可抗拒情况,最近一、二年每桶基础价格将是100美元。这对我们己经紧张,可以生活,但不轻松。价格在短期内可能下跌到80或上升到110美元。

在欧洲的竞争激化了。就此,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有很多问题,应该解决它们。它大概要从事解决价格问题,可能有些损失。但我们供应欧洲天然气是有利的。

 

考虑到形成的局势,我认为应该提出达到天然气饱和俄罗斯市场并降低其价格的任务。为什么美国能为本国供应页岩气,而我们不能供应工业必要的天然气呢?!我们一定要做到。俗话说,硬币有两面。也许正是这能推动我们搞好国内天然气市场。应该降低天然气价格并用它饱和我们的全部工业。效益将巨大!

 

Read 856 times Last modified on 星期一, 17 2月 2014 15:21
尤里•沙弗兰尼科

“石油天然气联盟”跨国 石油公司董事长 “世界政治与资源”基金 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