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Affairs

周三09202017

Last update09:48:30 AM

RUS ENG FR DE PL ESP PT ZH AR

Font Size

SCREEN

Profile

Layout

Menu Style

Cpanel
星期五, 17 1月 2014 16:44

俄-美:拟扩大相互等待和机遇的界面

Written by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国际生活»: 谢尔盖·阿列克谢耶维奇,G8厄恩湖峰会是“热点”新闻之一。G8是否能确认其将继续作为讨论全球地缘政治问题的论坛并忠实履行面向解决社会问题的义务?

С. 里亚博科夫: G8近来的动态,我能称其是经济复兴期。在组建G20时,就曾拟议将世界经济主要协调者的职能,包括贸易、各种进程和做决定的职能逐步归该集团。当然,不能低估G20的意义,但G8还是保留了其一定的经济地位。

提出的问题涉及到社会的组成部分。我想,G8的工作内容,包括“多维尔伙伴关系”计划(这是中东稳定的社会组成部分)以及征税,各部门活动的透明度问题,都有一定的社会维度。当然,不能将一切都归于此,但此议题明显地存在于G8的活动中,这是事实。这符合我们的利益,我们予以支持。

«国际生活»: 经济问题与社会问题相辅相成,这是可以理解的。在瑞典、英国等其它欧洲国家存在的大规模失业现象,外来移民问题,引发了严重的社会问题。如果只点出失业问题,讨论该问题的优先权归谁?此课题在国际论坛上是怎样进行讨论的?

С. 里亚博科夫: 我看,此课题多半属联合国及其专业化机构的责任范围,以及像确实存在大问题,特别是预算上存在财政困难的欧盟国家地区机构的责任范围。但G8并不就袖手旁观

当然,创建新工作位置,扩大就业,保障经济稳定增长的任务,都在G8领导人的视野范围内。作为今年G20轮值主席的俄罗斯,将就业和经济稳定增长的课题作为主要议题之一。深信,厄恩湖峰会结果,将在我们对G20圣彼得堡峰会的总结文件进行最终审核时会被顾及。

 

«国际生活»: 考虑到G8一些成员国失业领域的不同景况,此问题就更有意思。美国基本上将失业现象最小化到危机前的水平。欧洲则相反。一个月前,“欧洲晴雨表”显示的数字,说明其创下相反的记录——失业人数达近年来最高水平。

С. 里亚博科夫: 但失业现象国家的分布面也广。

 

«国际生活»: 您是否认为,因圣彼得堡框架内达成的行动计划和做出的决定实际上未有继续,俄罗斯有必要将能源领域战略调节问题再次提上议事日程?

С. 里亚博科夫: 我不同意有关这种决定未有继续的说法。这些决定未被遗弃,此课题在各种国际平台进行讨论时,以不同的形式出现。

2006G8圣彼得堡峰会以来,世界市场发生了显著变化,包括对我们具有首要意义的商品贸易——天然气、液化天然气,其它碳氢化合物资源,农产品供应等,都起变化。

我们希望在供应方和购买方之间能确保正确、可靠、合理,经验证的利益平衡。此领域不可能有服从购方支配或服从供应方支配的做法,两者都是不对的。

明年,俄罗斯再度轮值为G8主席时,我们无疑将出于新的历史阶段,返回讨论此课题。今年7月份在莫斯科举行了天然气出口国论坛。论坛上确实有问题可谈:如对美国“页岩气革命”后果的评价,此细分市场不同需求的变化。随着这种变化,供应上也同样起变化。这都是一些重要问题。

但圣彼得堡(2006G8峰会)有关保障世界经济这一关键细分市场稳定的决定,至今保持了其迫切性。我们将根据当年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构想,奠定的思想继续工作。

 

«国际生活»: 有意思的是,当美国参议院讨论任埃内斯特·莫尼兹为能源部长时,向他提出不仅从事美国未来的页岩气工作,但也提出非一般的地缘政治任务,如向页岩气储存量比美国多50%的中国推出页岩气开采工艺技术。就此问题与欧洲进行了艰难的谈判。是否可以说,尽管在能源领域存在分布和利益差异现象,我们还是接近于能做出和谐情势的决定?

С. 里亚博科夫: 关于莫尼兹先生被任命为美国能源部长,对我们来说,重要的还是与美国行政此部门新领导人建立直接对话,交换意见的渠道。我们之间存在许多焦点和联合工作的方向——从开发大陆架油气田交换经验到核能。

我们不希望在供求上将能源和能源安全领域变为地缘政治游戏中讨价还价的筹码。这些问题应当由专家进行工作。我也不是专家,因此也很难做解释,但我还是试一下谈谈自己的看法。

页岩气开发水力压裂技术,从对生态带来的后果,耗费的巨大水资源和从页岩气层快速枯竭的角度来看无同一性。在此基质钻井是一个复杂问题。页岩气储层通常很快就会缩减。对谁和由什么来规划,对此行业需要多大的投资,可不是我该评价的事。

我们希望及有意就所有这些方面的问题,在平静的,专业性专家环境下与中国、美国伙伴和对开采页岩气有兴趣的,并认为会有开启新机遇的东西欧国家进行讨论。我想再强调以下一点,俄罗斯作为经过数十年考验的,包括天然气在内的油气资源供应方的可靠性,是毋庸置疑的。

 

«国际生活»: 现获悉,美国将修改在欧洲部署反导防御系统的第四阶段并将实施期限延至2020年。此外,美国在波兰部署用于战斗值勤导弹,似乎是原有型号的导弹。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致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信函中,就反导防御系统的透明度问题提议签订具有法律约束性的协议。是否是这样?是否能认为俄美就反导防御系统问题上有达成妥协的可能性?

С. 里亚博科夫: 有关透明度问题签订具有法律约束性协议的建议是这样的。透明确实重要,但就其一项是不够的。我们提议不是签署透明度的协议,而是签署美国导弹系统不针对俄罗斯核遏制力量的具有法律保障的协议。

为使该协议不成为一种宣言、空头支票,具有工作效力,其中一定得纳入有双方协调的,经研究后制定的保障这种不针对性的军事技术参数、标准。

但光是透明或递交一定量的有关美方在发展自己反导防御系统领域准备做些什么的这种或那种信息,这是不够的。

美国就此问题提出的建议也很具体,并与两国近年来在各层次上讨论的课题有一定的挂钩。从这一点来说,不能说提出的建议是一种装饰或不够严肃。我在此强调,我们对建议的严肃性予以肯定,但指出其还有不够的地方。

至于欧洲分阶段适应反导部署计划的第四阶段,据我们所知,确实有放弃在欧洲部署SM-3 Block IIB拦截导弹的决定——这种导弹不存在,其有待进一步研发。根据美国宣布的决定,这项工作目前不会越出研发阶段,并在2022年前不会实施第四阶段。

现在存在的是往后又怎样的问题。2022年前不会有,2022年后呢?是否将又研制另一种新型拦截导弹——这一切都动荡不定。我们注意到出现了研制用于各型导弹的通用拦截弹头的构想。就是说,为美国军方用于拦截敌方的导弹子弹头研制通用性弹头。看来,美国将使用的攻关性技术会显著增强其反导防御系统领域的能力。

我们也不能不注意到在研制新拦截系统框架下对一个载运体携带多个弹头议题讨论的恢复。这就是反导防御系统分离弹头——拦截导弹上的弹头分离部位。其在不断发生变化,我们不能忽视它。

 

«国际生活»: 俄罗斯对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大幅度削减俄美核潜力进行新一轮谈判的建议有何反应?是否意味将出现向有利于拥有高度发展的美国非核战略潜力的一种明显的倾斜?

С. 里亚博科夫: 俄罗斯反应正常,很平静。其归结为在讨论是否需要进一步削减核武器问题之前,我们首先得在落实2010年签署的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现行条约上取得进展(此路程连一半都未走完)。其次,寻找解决反导防御系统问题可接受的方式。俄罗斯坚持多次阐明的,众所周知的立场。我认为,这种立场既具有理智又有其逻辑。

此外,俄-美双边及全球整体战略稳定事态的发展,受到类似太空武器出现的前景(这是非常严肃的问题)这种因素越来越大的影响。还有,是在推进赋以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真正的普遍性问题上毫无进展。

鉴于华盛顿落实所谓的“全球闪电战”构想,我们与美国人有基于非核武器战略手段的大题可讨论。在常规武器上也有失衡现象。

何况,在一系列其它国家扩大核武库和导弹潜力的情况下,我们不可能与美国无止境地就削减和限制核武器问题进行双边谈判。予以裁军进程多边性,愈来愈成为紧迫任务。

在谈到进一步削减核武库的前景时,在与美国的对话中不能不涉及此一揽子问题。

 

«国际生活»: 考虑到这一切,能说是目前达不到理想中的“核零点”,至少在短期未来是达不到?

С. 里亚博科夫: “核零点”是能做到的,甚至那些60年代拟制不扩散核武器基础条约的人也都这么说。

如果仔细阅读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6条款,其中指的是全面和彻底的裁军——但未对是“核零点”还是“非核零点”进行划分。您看,在冷战、对峙顶峰时期,政治家和外交家就能做到以协议形式将其固定下,而不是单纯地以口号或政治指令形式提出这种目标。

俄罗斯全面遵循自己就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6条款承担的义务。俄罗斯从未曾避开过,今后也不会避开“核零点”的话题。但这不能是目的本身,不能是自满自足、独立自在的任务。否则我们会破坏国家安全的基础。

 

«国际生活»: 俄美之间的“名单战”是否已结束?已被美国人领养的那些孩子的状况如何?俄罗斯使馆是否注视他们的处境?美国国务院在此问题上的态度如何,美国人是否认为有必要与俄罗斯在此敏感问题上关系正常化?

С. 里亚博科夫: 有关注视的问题,那不仅是俄罗斯驻华盛顿使馆,在美国不同地区——从旧金山到休斯顿和纽约设有的总领事馆的地方,都不断地、每天(这并非夸大)都在注视这些孩子的处境。

遗憾的是,我们还是不能说我们对从俄罗斯被领养的儿童在美国家庭的生活有一幅全面的图景。我们对这些孩子日常生活的状况往往是片段性的,断断续续地,有时甚至“挤牙膏”似的从美国相关地方机构那里能获取一些信息。美国国务院本完全可以就此问题表现更大的坚持性与进行合作的意愿。

俄罗斯总统普京儿童权利事务全权代表П.А.阿斯塔霍夫,俄罗斯外交部人权、民主和法治问题全权代表К.К.多尔戈夫,外交部各分部,领事处对此问题都作为头等大事予以关注。我们一如既往将从事此一揽子问题的工作。

 

«国际生活»: 现在主要涉及的是已被领养和生活在美国家庭的孩子问题吗?我们是否应当制定新的监督标准?

С. 里亚博科夫: 是的,我们应当在孩子遇难时立即获得信息,以在线形式,快速,不经官僚的过滤,没有必要多次核实市政府和州当局各自承担的责任程度。

因美国国家机构的问题,这是一个复杂的课题。尽管如此,我们出自人性,出自俄罗斯社会中遗留下来的,对在美国家庭的本国同胞命运持有明显关切态度的考虑,我们不可能持有一种态度。此课题将在所有级别上进行接触时会被提及。

 

«国际生活»: 美国是否有调节该领域问题的联邦法?

С. 里亚博科夫: 遗憾的是没有这种法案。当年签署的只是双边协议。但在俄罗斯儿童接二连三地遇到悲惨事件和震撼了我们与美国人此工作方向的认识基础背景下,发生了放弃协议的事件。此协议已被废除,尽管我们现在按形式上的领养协议制度工作,但主要还是以双边领事公约为基石。

这就是留在我们手中的法律工具。协议被废除绝不免除美国一方承担的责任。我们需要在此领域更多的开放性与合作性。否则就无法解决问题,也不能为被领养的俄罗斯孩子设置不再发生新悲剧的屏障。

 

«国际生活»: 加强双边关系的基础,以往是,并看来今后还将是广泛合作。俄-美今天在此领域的关系又如何呢?

С. 里亚博科夫: 考虑到美国和俄罗斯的经济规模,去年贸易额为320亿美元,当然,令人可笑。以俄罗斯贸易伙伴中居前七位的荷兰、德国、中国等七国贸易量为背景,这自然会引起人们脸上出现微笑。

存在一些具有标志性的项目。不能对达成一致的大型协议闭目不视。如具有巨额投资前景的“俄罗斯石油”和“埃克森美孚”间的协议。当然,这是从长期规划而言,但重要的是两巨头已决定有意不仅仅进行紧密合作,在某种意义上还进行投资、开采上的相互交织。

“波音”和“俄罗斯技术”也是持续稳定合作,包括在我国创建工作岗位的良好典范。美国对我国机床制造业、消费市场,为俄罗斯市场商品的生产进行投资是家户喻晓的事。俄罗斯也同样对美国进行投资。

我们完全能胜任提出贸易额每年增长10%的任务。存在一系列从事经济的工作组的总统委员会。我们现在正与美国一起关注为提高这些结构的活动效力可以做那些工作。

在双方商界对相互需要未有现实需求,为付出自己的努力寻找新的可能性未有兴趣的情况下,就不会有质上的变化。

但从政治角度来说,能对机遇和潜力有这种新的互相感受,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没有可靠的经济基础,没有贸易-投资上的广泛合作,政治关系就陷入更脆弱状态。俄罗斯总统向外交部门提出全面促使这种相互协作的任务,我们也正在这方面进行比以往更紧张的工作。

 

«国际生活»: 前不久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所长谢尔盖·罗格夫发表一篇题为“奥巴马学说:魔戒”的文章,其中说,美国有意全方位主导两庞大经济体——跨大西洋和太平洋,旨在保障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美国的意图会实现吗?俄罗斯在美-中的抗衡中占何地位?

С. 里亚博科夫: 我看,必须特别严肃地对待奥巴马政府推出的此战略。在跨大西洋、太平洋方位即将开始(其已在展开)的工作,是投资制度的进一步自由化,为显示根据此两大提倡介入工作的一些国家的业已形成的经济结构与形式的竞争优越性创建可能性。

相信这项工作将会是持续的。这不是一个星期或一个月能完成的工作,而继之翻过一页再做新的安排。

美国与跨大西洋和太平洋国家存在庞大的相互贸易关系。欧盟和亚太国家在此领域具有强有力的对外经济和对外贸易的潜力以及自己的利益,其已被明确地标定。顾及到这一切,要求得一个公分母并非容易。但美国显示了其政治意志。我看,此进程的其它伙伴也会感到有一定的机遇。

就一些分析员爱谈的美国与中国在地缘政治上竞争的课题,我可以说,早已跨5000亿美元的美-中年贸易量以及投资,包括中国向美国的投资,上万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就学,中国空前规模地购买美国国债——都是两国相互依赖的征兆。看来,其中回避不了竞争。但不能不考虑美国和中国今天已有的唇齿相连的经济关系。

 

«国际生活»: 俄罗斯与美国在波士顿恐怖事件后发表了声明,其中表示就打击恐怖主义威胁将加强两国特殊部门间的合作。此项声明发表后是否采取了某种具体行动?

С. 里亚博科夫: 是的,确实有具体行动。很清楚,如果我在这里陈述这些行动,这将与采取这些行动和相关部门间合作的逻辑相矛盾。我能向您保证,正在进行包括反恐方面的紧张工作,此方面的潜力对莫斯科和华盛顿的相互理解具有重大意义。

我们以前也合作的不错,波士顿事件后,对这种合作显示的政治冲动和实际需要,又再次交集于同一个焦点,从而激化了工作并被提升到新的境界。

 

«国际生活»: 就围绕阿富汗局势问题是否在与美国人进行着谈判?

С. 里亚博科夫: 我想说,有关阿富汗毒品产量和向外界市场供应量的信息中存在很多矛盾。忽而有真菌在杀灭阿富汗的所有罂粟的消息,忽而又有不存在真菌的消息,反之,有将“库存的”海洛因投入世界市场可能性的消息。

此问题对世界与稳定带来威胁。当阿富汗问题被提上议事日程时,我们与美国人将其作为头等重要的问题进行讨论。今后,特别是顾及到美国自明年起在此国家驻军现状的改变,双方将继续进行这项工作。

对我们来说,将配合水平(而非仅是相互谅解)提升到能排除直接涉及我国安全的自阿富汗毒品威胁的进一步增大,极为重要。

阿富汗还是包括诸多其它问题的一个国家。其中有2014年后国际驻军的前景问题。说实话,我们未能彻底理解美国伙伴在此领域的计划,以及其它北约国家的计划。存在一定的国际形式——阿富汗问题接触小组,我国的高层代表也参与工作。也有在联合国、G8和与美国及欧盟双边对话上不断进行讨论的可能性。所有这一切都将会被启动。

 

«国际生活»: 金砖国家南非峰会后出现一种说法,似乎往后金砖国家将会与非洲进行更积极的合作,确实如此吗?

С. 里亚博科夫: 从事安全的所有非洲大陆国家和非洲一体化结构体及联合体领导人对此都表示关心。18个国家的领导人应邀前来杜尔班。这是金砖国家首次以超数形式举行的活动,而且正是与非洲国家领导人进行。我们将继续与非洲伙伴进行工作。相信明年为金砖国家轮值主席的巴西人也会有同样的看法。

 

«国际生活»: 新成员加入金砖国家的可能性有多大?金砖国家成员国就此问题自己有何看法?

С. 里亚博科夫: 前一段时间,金砖国家赞同联合体应当经历某种团结的路程。作为在联合体越来越广泛的一揽子问题上进行相互协作的伙伴,需要有进行进一步融洽的一定时间。

不能同时从事从意向宣言,从固定联合立场转向具体的,往往又是复杂项目的过渡工作,以此来扩大联合体。应当让这个结构有一个成熟的阶段。我看,在今后阶段上我们会做出努力将力量凝聚到这个问题上。

 

«国际生活»: 有关拉丁美洲的最后一个问题。乌戈·查韦斯时代已结束。该地区的发展向量是否会发生变化。拉美是否会倒退到原来的“门罗主义”时代?

С. 里亚博科夫: 乌戈·查韦斯作为政治领导人的作用,在委内瑞拉国内外具有绝对重要的意义。他的遗产在颇大程度上仍将作为委内瑞拉和其它国家领导人的支撑。但查韦斯辞世,或是说拉美地区其它国家政治格局的改变,不会因此自行取消存在的客观趋向。

 

拉丁美洲在国际上,无疑在成为越来越具有独立性和影响力的玩家。拉美,包括从应对世界经济危机的角度来说,证实了他们的经济和社会模式的效力。此地区的贫穷现象在趋减。所有这一切,与查韦斯的玻利瓦尔社会主义思想及实践谐和。深信,查韦斯的遗产将比他作为个性和政治活动家来说,会留存更长时间。

 

Read 692 times
谢尔盖·里亚博科夫

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