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Affairs

周三11222017

Last update09:48:30 AM

RUS ENG FR DE PL ESP PT ZH AR

Font Size

SCREEN

Profile

Layout

Menu Style

Cpanel
星期五, 17 1月 2014 16:40

叙利亚:谁为“保护责任”承担责任

Written by 
Rate this item
(0 votes)

美国驻俄罗斯大使M.麦克福尔在推特上与A.普什科夫进行的辩论中指出,他(奥巴马总统)致力维护禁止使用化学武器的国际法。这一立场与美国国务卿克里前不久发表讲话时,有关类似违反人性的罪行不能不受到惩罚的声明相呼应。

这一主题,就其实质而言,是毋庸置疑的,再说,就此问题不存在任何争执。问题在于:以何种形式,何时和出自何种标准可以进行谴责和惩罚罪行?如国每次都以战斧和无人机来应对这种行为,那就太简单了吧。若这种罪行属反人性的,那么,审判官也就应当是人类。若有人以人类的名义进行调查、证实,自己以人类的名义执行判决,那么,从法律角度来说,这是荒诞绝伦,而出自哲学思想本身来说,这种态度是危险的。甚至为盟友一方的众多抗议、合理的和坚决反对下,无论谁的救世行为不由国际法予以合法化,而由个人或集体的裁判。

众所周知,目的不能证明手段的正确性。以破坏包括美国签署的国际法来捍卫国际法利益,这不是无稽之谈吗?是的,我们时时能听到援引似乎联合国通过的保护责任的决议予以这种打击权的话。实际上,此1674号决议是由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更甚的,决议以2005年联合国世界首脑峰会通过的文件为基石。通过的人道、外交与和平手段决议的同时,其也承认坚决的集体行动(“We are prepared to take collective action”)的可能性,请注意,只是可能性。但所有这些负有保护居民免遭种族灭绝、军事罪行、种族清洗和违反人性罪行使命的坚决行动,就如决议中说的,只能在联合国框架内实施。

应当承认,正是美国为拟定此项决议做出不小的贡献。美国前国务卿M.奥尔布莱特和美国总统苏丹问题特派代表R. 威廉森是制定保护的责任工作组的联席主席。他们在自己工作组的报告中强调,在此决议框架内的任何行动应当按联合国宪章实施,这意味,做最终决定的机构是安理会。此文件的意义在于:首先,在通过归结为军事手段的应对措施,不存在任何机械地照搬性。其次,排除了任何未经安理会赞同采取的单边或集体措施的可能性,并将这种措施视为非法。

英国上将丹内特勋爵公正地指出,在使用化学武器时,就是公然违反了道德原则,也不等于是为对他国内部事务进行干预发出的请帖。与此同时,上将无疑倾向于是阿萨德政府军使用了化学武器的说法。

顺便说一句,美国远非一贯在类似情况下遵循惩罚的必然性原则。吉迪恩·拉赫曼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指出,自1945年视自己为全球安全担保人的美国,从未将军事干预视为是以防范冲突或制止违反人权为目的。更具体地说,甚至两伊战争期间使用化学武器时,美国也没对局势进行任何干预。

但还有一个既作为国家的,又作为国际上的共同法律准则——无罪推定。在我们的虚拟世界里,信赖录像和截获的电话内容,至少是没理由。换上波兰制服的刑事犯制造袭击德国电台的事件,在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上起了悲剧性作用。为排除阿萨德敌对方进行操纵和欺诈行为的可能性,就得深信反对派的道德标准。德国情报部门的最新信息,对是叙利亚政府军采取类似行为的可能提出质疑。再说,我们也看到对是官方大马士革采取这种行为可能的动因做的评估,存在混乱的解释。没有一个情报部门,甚至是一些积极支持军事行动国家的情报部门对此问题持有一致看法,所有说法极无逻辑又相矛盾。

那些说联合国调查组不会就主要问题——谁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予以回答的人,自然是说对了。肇事者也有可能是一支由周边或海外国家潜入的队伍。但,第一,用于做出可能的结论的所有论据将公布于众,即在桌上摊牌。最后,安理会能对调查组提交的结论进行分析,调查组的结论往后能作为针对叙利亚决议的基石。在调查组未做出结论之前,在未经对其工作结果进行讨论而采取打击行动,是对无数冒着生命风险寻求真理的人的侮辱,是对联合国和国际法的公开挑战。以此决定,华盛顿实际上证实了那些将其行动视为是无意捍卫道德与法,而是致力实现自己深远的地缘政治计划的消极者的看法。

 

美国的外交政策也确实已站在不由奥巴马,而由在对其它世界关系上,今天无人有能力单一承担白人的负担的新现实政治(Realpolitik)划分的红线边缘。当然,如果我们不想将世界沉浸于混乱之中。吉卜林时代一去不再复返。

 

Read 754 times Last modified on 星期五, 07 2月 2014 1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