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Affairs

周三11222017

Last update09:48:30 AM

RUS ENG FR DE PL ESP PT ZH AR

Font Size

SCREEN

Profile

Layout

Menu Style

Cpanel
星期五, 17 1月 2014 16:38

俄罗斯外交哲学

Rate this item
(0 votes)

 

21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批准了新修订的“俄罗斯联邦对外政策构想”。总统宣誓就职当天签署的命令,指定了文件工作的方向。这项工作持续了数个月。构想草本最终与积极参与国际活动的部门协调一致并经俄罗斯总统办公厅各分部审阅。参与起草构想的有俄罗斯专家社团,包括外交部下设的学术委员会成员。我们向所有,包括在“国际生活”杂志上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和提出建议的人表示感谢。

讨论的主要结果——树立了对我国现代自主外交方针实质上为别无选择的理念。换句话说,我们甚至不能假设地考虑俄罗斯作为从属于国际舞台某个主要玩家而被“缠缚”的事。俄罗斯外交政策的独立性由其地理范围,独特的地缘政治地位,多世纪的历史传统、文化和我国人民的自觉性决定的。此方针同样是近20年来,国家在当时——以探索和错误为代价——的新历史条件下发展的结果,阐明了在颇大程度上符合现阶段俄罗斯利益的对外政策哲学。

新版不仅保存了2008年版的主要原则,但也保留了普京总统2000年批准的文件的基本原则。这首先是实用性、开放性、多面性,一贯性,但以非对抗性推动俄罗斯国家利益。这些原则证实了对其的需求及有效性。更甚的是,其普遍性在增长,也就是说,被越来越多的国家用于武装现实政策。

俄罗斯国际活动的主要任务是为经济增长创建良好的外界条件,将其经济转上创新轨道,提高民众生活水平。可以毫不夸大地说,这样提出问题不仅是从对国家现状进行的分析引申出来的,同时,就俄罗斯历史性未来来说,也是自然而然的。鉴于此,我想摘引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登位后于188134日向驻国外宫廷的俄罗斯使节发出的通知中的话。其中说,“俄罗斯已取得自行发展;她没有什么可想往的,无须强求任何人。俄罗斯只需巩固自己的地位,保护自己免遭来自外界的危险,发展内部力量,道德与物资,积累资金储备和加强自己的福利。”证实沙皇亚历山大三世这种立场的,是他在1893年写下“俄罗斯力量的和平发展应成仅为国家主管的对象和服务于和平政策的优先动机”的话。

百年来的战争、革命、两极对峙,未允许我国全力以赴地落实建设性议程。在现阶段,当俄罗斯不与任何人为敌,立足稳定并深有把握地实施发展计划时,为此也就有了新机遇。

显而易见,保障渐进性地增强我国潜力的目标,只以国际稳定为条件才能达到。因此,对俄罗斯来说,保障共同的和平与安全,同时也是全球的玩家,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义务和实施自身利益的关键问题。鉴于此,我们听到对我们外交政策的保守性,致力守持明知不会取胜的维护必定变化的现状立场的指责。这是明显歪曲俄罗斯的外交政策。

是的,我们确实不支持企图借助革命口号,包括以加速推进民主进程的口号,重新分划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就此存在不少原因。俄罗斯对暴力政变的破坏力太清楚。这种政变不会带来最初宣布的目标实施的结果,而且往往导致相关社会的发展倒退数十年。近15年来发生的外界武装干预,实质上,没有一起带来预期的结果,反之,在借助早就做出入侵决定的保护口号下,促使了附加问题的积累和加深了民间的痛苦。最后,因武力和为更迭制度采取的行动结果,造成不稳定的策源地增多,导致国际关系中动荡范围的危险扩散,加强了混乱元素。而这是——直接通向丧失控制全球进程的途径,将是对国际社会所有成员国,包括提倡外界干预的人一个沉重打击。

与此同时,没有再比说俄罗斯企图“冻结”地位更离谱的说法。我们的立场出自世界正处于急转弯处,进入了几乎为不可预测的深刻变化时代。

这还与新风险、新机遇挂钩,但在某些方面允许我们从新的一页开始。在摘下过去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后,我们可能比其他——比那些按惯性,或有意识地继续顺延不再符合21世纪现实的意识形态渠道漂流的人有更清楚的理解。如无偏见地正视国际事件,就能看出并非是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推行陈旧的集团立场,采取与其它安宁和安全绿洲隔绝的无前景的做法,在有损于树立平等和不可分割的安全原则上,坚持军-政领域的保护主义。

对世界舞台上的力量再分配产生的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要求做出最大限度地,不以愿望代替现实的诚实、正直理智立场出发的严肃评价。俄罗斯领导多次强调,历史性西方在世界经济和政治上起关键作用的机遇减少并不令莫斯科感到满足,更谈不上幸灾乐祸。但这是一个应当顾及的客观现实。国际社会面临了大规模的战略问题,包括涉及经济体制中明显标识的,基于对无节制地追求利润无相应的国家或社会监督的限制器,承认现代世界多种模式的发展,寻找增长源泉和走向新技术型模式的必要性。

中东和北非地区发生的动荡,令人深感不安。对这些动荡也应根据其所有的复杂性和多义性,进行避免单纯的黑-白之分的客观的评价。很清楚,这些进程将会持续多年,估计其将伴随该地区前一阶段形成的地缘政治痛苦的转型。

证实在现代条件下,文明的同一性因素的意义提高,组建类似文明集团的倾向加强的实例在增多。在这种情况下也有显而易见的选择:要么不同文化、不同文明间的摩擦加剧,从而演进为公开的碰撞,要么深化旨在推动文明间伙伴关系的互相尊重,平等对话。罗马教皇本笃十六世退位前有关今天只有通过对话能争取和平的话——这并非或能兑现的方式之一,而是别无选择的必要性。这种立场与俄罗斯的立场相呼应。

对外政策构想中阐述了明确的,始终如一的系统性观点,其面向解决现代世界日趋复杂的问题。其中,在参与解答今天充斥了许多未知数方程式的全球政策问题上,未有丝毫孤立主义、自我淘汰的暗示。反之,我们为国际社会集体行动组织在寻找回应面临的共同挑战做出积极地努力。坚信,为不使全球竞争演变为武力对峙的最可靠方式——不懈地为有利于确保在地理和文明上具有代表性的世界领先国家的集体领导做努力。但为保障这项工作成功,必须接受共同的游戏规则,不仅在国内,但也在国际事务中以法律至上为支撑。但当还是这些以强势,甚至以武力在其它国家推行民主原则的国家,在国际舞台上避之这些规则,这种现象合符逻辑吗?

俄罗斯对外政策具有其建设性和创造性。俄罗斯的外交活动针对对全球进程起正面影响,形成稳定的,理想中的——自行调整国际关系的多元中心体系。俄罗斯在其中有权为关键中心之一。今天,大多数严肃的专家和政治家同意,现阶段上世界发展的主要内涵正是连贯地巩固多极性。

我们愿意与所有在对任何人无权强求对真理的垄断有共识的相关伙伴进行严肃的全面对话。看来,持续的,真正的伙伴协作关系应建立在共同的价值观基础上。但这种共同立场不能是由他人指示的。西方以救世的顽固性传播自己的价值观标尺,令大家回忆起O.斯宾格勒的话:“所有这一切为情节性和局部性的表现,在多数情况下,甚至是由西欧模式大城市居民瞬间的精神利益,而非共同历史的永恒价值观决定的。国际关系中真正共同道德的基石,应是平等对话的产物,以一贯存在于世界主要宗教的精神道德公分母为支撑。放弃数千年积累的传统价值观,脱离自己的文化和精神根源,个人权利和自由的绝对化——是对内和对外政策丧失任何座向标的处方。

俄罗斯是建立灵活的,包括符合共同利益的相互交叉国家联合体的网络外交的绝对拥护者。由不同大陆国家成功组建的这种联合体之一是“金砖国家”。2013-2015年在“G20”、“G8”、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为轮值主席的俄罗斯,为提高这些多边形式联合体加强全球管理做出贡献的效力,在执行积极路线。这是俄罗斯对外政策多取向的实际表现之一。我不认为今天与我们在五湖四海的伙伴构建某种强硬的,被形式化的分层次联系的企图是对的。具有灵活性、机动性、“多音部”的俄罗斯对外政策——显然是我们的优势,其予以我们关注在流动的,变幻无常的国际局势的可能。

我们与伙伴联合参与在独联体空间发展深入的全面合作,步步推进欧亚一体化项目——以地区一体化联合体板块建材构架新国际建筑做出的重大贡献。从企图抵制邻居一体化进程来维护“自己”的一体化的视角来看,显然属无稽之谈。何况,在当今世界存在大家公认的一体化上努力的原理,其中,首先是世界贸易组织的准则。一体化项目的靠拢,将其联合为环——能是保障全球稳定发展的途径。也正是出自这一点,俄罗斯提议将建立自大西洋到太平洋的统一经济和人文空间作为战略目标的取向,引导我国积极融入亚太地区一体化进程。

俄罗斯按传统继续在国际事务中扮演平衡因素的角色,我们的大多数伙伴都证实了对这种平衡的需求。这不仅以国家在国际上的分量,但也以我们基于法律和公正原则,对发生的事件持有自己的看法来解释。俄罗斯吸引力的增长,还由其丰富的文化、精神遗产与独特的猛势发展可能性,与俄罗斯世界千百万人发展卓有成效的合作相结合的“软力量”国家潜力的扩大相连。

莫斯科深信,国际上扮演主角的国家在对当代尖锐问题的看法上,相同之处还是多于分歧,特别是涉及最终目标,非策略的问题上。今天,大家都希望减少国际和国内冲突的区域,解决不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手段,限制恐怖和激进组织实施活动的可能性。因此,这里还牵涉有应当最终以实际行动,不是空头支票来克服个人和集体的私利主义和认识对人类文明命运承担共同责任的问题。我们不断得到规模性天灾和技术灾难,包括前不久对车里雅宾斯克城郊来自宇宙“侵犯”的警告。如果此“侵犯”发生在居民稠密区,可能就出现不堪设想的更严重的后果。

我们对近来出现一些有较大影响力的国家,首先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为以国际法为支撑,通过政治途径解决各地区存在的冲突联合努力的立场靠拢的动向表示欢迎。这对只有通过谈判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别无选择的理解来说,也是公正的。

 

新版构想明确地、全面阐述了俄罗斯领导对现阶段上世界发展的对外政策的观点。其基于广泛的、卓有成效的国际合作,通过集体解决危机局势,通过加强全球政治中肯定的,联合性议程,致力最大限度地利用国家可能性。希望我们的伙伴做出相应的,建设性的反应。

 

Read 1009 times Last modified on 星期五, 17 1月 2014 16:42